联系我们

电话:17600189005
邮箱:shuhua@lapsang.cn
QQ:47017838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正山堂书画院
“鸢飞鱼跃,海外回流,元章晚期大字作品”——米芾《研山铭》
发布时间:2023-3-22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1     浏览:492



图片


图片

米芾《研山铭》全卷



《研山铭》为米芾的大字作品之一,纸本,高35.5厘米,长136.3厘米。全铭有三十六字,是米芾为所爱砚石“研山”所写。


铭曰:“无色水,浮昆仑。潭在顶,出黑云。挂龙怪,烁电痕。下震霆,泽厚坤。极变化,阖道门。”落款:“宝晋山前轩书。”作于米芾五十一岁,是米芾晚期作品中时间最早的一幅。


《研山铭》整体用笔特点较为厚重凝练,其线条表达没有较多锋芒,而是较为含蓄、古朴。侧锋表达多见。但不乏力量感。




图片

米芾《研山铭》局部



《研山铭》所提到的“研山”是一种类似假山形的赏石,置于书桌,供人赏玩,也可作文房用具。米芾收藏砚山甚多,皆为名品。


《研山铭》上有宋代印章“内府书印”、“绍兴”连珠印为宋高宗印。“封”字印、“悦生”葫芦印为南宋贾似道印。元代印章有“玉堂柯氏九思私印”。清代印章有“于腾”、“周于礼印”、“陈浩之印”。《研山铭》后也有周于礼和陈浩的题跋。


由此《研山铭》清代之前的流传脉络大致是宋高宗内府、南宋贾似道、元代柯九思、清代于腾、周于礼、陈浩。之后《研山铭》流入日本,最终被日本有邻博物馆收藏。




图片

米芾《研山铭》局部



2002年,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去日本征集作品时偶然得见《研山铭》,并决定带《研山铭》回国拍卖。并与中国书法家协会联合召开了“《研山铭》艺术研讨会”,这场研讨会集结了诸多国内及海外的学者参会。


会后中贸圣佳对《研山铭》计划进行拍卖,不少海外的买家相继提出不菲的价格求购,但都被中贸圣佳婉拒。米芾故里湖北省襄樊市政府不愿《研山铭》流落国外,动员市民募捐3500万收购文物。


后来《研山铭》引起中国国家文物局的关注,中国国家文物局欲出资购买。最后,中贸圣佳用定向拍卖的方式以2999万拍卖给中国国家文物局,现交由故宫博物院代为保管。




图片

卷首日本犬养毅题“鸢飞鱼跃”



《研山铭》现存整卷由《研山铭》正文、王庭筠题跋、《研山图》、米友仁题跋、陈浩与周于礼题跋组成,而其卷首“鸢飞鱼跃”是日本犬养毅所题。在此卷中,共出现二十五方印章,且徐邦达先生在《略论唐宋书画上所钤的公私印记》中有提及:“内府高宗朝有朱文乾卦圆印、稀世宝印、绍兴连珠印……又内府书印、内府图书等均朱文;连珠绍兴印大部分钤于本幅末段下半部,绝无例外,其部位不合常规的,必定是后人加上的伪印。”


《研山铭》中所盖的印章与内府高宗有的印高度重合,并且位置没有特殊的变化,后有米友仁题跋称:“右研山铭,先臣芾真迹,臣米友仁鉴定恭跋”。




图片

王庭筠题跋、《研山图》、米友仁题跋  



此卷《研山图》经学者鉴定,此图不是米芾所画。明代陈继儒在《妮古录》中记载:“予曾见米芾《研山图》真迹,全用焦墨画成。”从此说法来看,此《研山图》并无焦墨,与真迹相去甚远。米友仁跋中“右研山铭”所指只有《研山铭》。但对《研山图》却只字未提,所以在米友仁题跋时此卷应只有《研山铭》。


米芾有两座研山,皆为南唐研山,一为三十六峰,一为六峰,米芾可能为两个研山皆做过画,因此历史上对于《研山图》的记载,若无明确说明与《研山铭》的关系或无明确说明是六峰或三十六峰,都不能断定是为此卷《研山图》的记录。这使得《研山图》流传的研究就较为困难。更有学者提出米友仁题跋以及《研山图》均为伪作的说法。




图片

陈浩、周于礼题跋



王庭筠的题跋是否为真也存在争议。王庭筠生于1156年,而米友仁卒于1153年,米友仁去世之后三年,王庭筠才出生。而在此卷《研山铭》中,王庭筠的题跋竟然在米友仁的题跋之前,因此令人费解。


王庭筠的题跋内容是:“鸟迹雀形,字意极古,变态万状,笔底有神。”此内容与米芾《研山铭》并无太大联系,不像是为此帖做跋。因此此跋可能是王庭筠为其他作品题跋,被后人截取放在此《研山铭》中,但这也是猜测,并无确凿证据。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