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7600189005
邮箱:shuhua@lapsang.cn
QQ:47017838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正山堂书画院
“张芝草圣,此乃专精一体,以致绝伦”——(传)张芝《冠军帖》
发布时间:2023-3-22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1     浏览:171



图片

(传)张芝《冠军帖》拓本



张芝字伯英,东汉敦煌人,生卒年不详。书法上以崔瑗、杜度为本,后变其法并省减章草中之波磔,使得字势上下连贯创“一笔书”。《宣和书谱》称:“于草书尤工,世所宝藏,寸纸不弃”,并被后世尊为“草圣”


张芝传世作品均为刻本,有《八月帖》《秋凉帖》《冠军帖》《今欲归帖》传世,其中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当属《冠军帖》,有“天下第一草书”的美誉。


《冠军帖》笔法疾驰奇诡多变,回转勾连、舒卷各得其宜,且“一笔书”写法,打破了章草横势运笔、字态横向、字单一而不相连的局势,形成了上下贯通、逶迤连绵的纵向气势。




图片

(传)张芝《冠军帖》拓本局部



《冠军帖》书写内容的分段,历代都有不同意见。顾从义《法帖释文考异》对于《冠军帖》的分段参考了米芾、黄伯思、姜夔等人之说,认为最后章草《秋凉帖》应为独立一帖。


但刘次庄在《〈法帖〉释文》中却将顾从义所分前三帖为一帖,清代王澍《〈淳化阁帖法帖〉考证》则在刘次庄的基础上认为:“自‘知汝殊愁’至此二十二行总是一帖”。在王铎临摹的几件《冠军帖》中,均从“知汝殊愁”临至“弥若论听故也”


沿用王铎所选取临写部分并录顾从义《法帖释文考异》后的《冠军帖》释文:


知汝殊愁,且得还为佳也。

冠军暂畅释,当不得极踪。

可恨吾病来不辫行动,潜处耳。

终年缠此,当复何理那?

且方有诸分张,不知比去复得一会不。

讲竟不竟,可恨。

汝还当思更就理,一昨游悉,谁同。

故数往虎丘,不此甚萧索。

祖希时面,因行药欲数处看过,还复其集散耳。

不见奴,粗悉书。

云见左军,弥若论听故也。




图片

(传)张芝《冠军帖》拓本局部



《冠军帖》没有墨迹本传世,仅能看到流传拓本。《冠军帖》在宋代收录于《淳化阁帖》。现存有上海博物馆所藏最善本、上海图书馆藏《泉州本淳化阁帖》(袁氏家藏),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泉州本淳化阁帖》(十卷本),故宫博物院藏《淳化阁帖》(慰勤殿本)。除此之外,《大观帖》《绛帖》以及元明清诸多私家法帖也都收录《冠军帖》。


关于《冠军帖》的确切作者历来都有争议,目前有三种说法:


《淳化阁帖》中将《冠军帖》定为张芝所作,这是比较主流的观点。



图片

(传)张芝《冠军帖》拓本局部



还有认为是王献之所书的观点,明代的孙鑛在《书画跋》中就有很详细的考证:“此卷书多佳,伯英《知汝殊愁》下三帖并第十卷大令《桓江州》下八帖,米谓俱系伯高,黄则谓此系伯高,大令帖乃伯高、藏真等伪作。然《知汝》及大令诸帖,虽过纵肆,却俱是晋人笔法,秀媚有姿,若长史则惟是苍劲,或兼有纠绕,如《今欲归》《二月八日》两帖乃的是伯高笔,‘内忧’字作长势,尤是发濡真态。伯英妙迹既绝,此帖有‘祖希’等语,当并十卷八帖,俱子敬书耳。子敬幼学于父,次习于张芝,其逸气超迈,应得于伯英者多,故《书断》论伯英书谓惟子敬明其深指。”


孙鑛从《大观帖》第十卷为王献之合辑与《冠军帖》书写用笔出发,认为《冠军帖》“是晋人笔法”,与张芝本应有的“苍劲,或兼有纠绕”有别,故有此说。




图片

(传)张芝《冠军帖》拓本局部



更有认为是张旭所书的观点,宋黄伯思《东观余论》中认为:“《知汝殊愁》以下五帖,‘祖希’米云皆张长史书,信然。但帖中有云‘数往虎丘,‘祖希时面’,‘祖希’,张玄之字也,玄之与大令同时,虎丘地在江左,当是长史书‘二王’帖辞耳。”清乾隆时期《钦定重刻〈淳化阁帖〉》中也将《冠军帖》归到张旭的名下,今人邱振中、沈乐平等都从作品笔法本身出发,也都将《冠军帖》归为张旭所书。


张芝作为草书发展过程中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年代的久远和作品传世的不确定性更加增添了其本人的神秘色彩,对于临习而言,《冠军帖》不仅很好地诠释了“一笔书”的标准样式,也为草书创作提供了绝佳的范本。




图片

(传)张芝《冠军帖》拓本局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