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7600189005
邮箱:shuhua@lapsang.cn
QQ:47017838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正山堂书画院
“真伪虽已定,价值可待估”——(传)柳公权《兰亭诗卷》
发布时间:2022-12-15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1     浏览:164



历代对《兰亭诗卷》都有评价。王世贞说:“游丝细笔犹如铁铸,中间一二行小楷,似无意之发,却得晋人心印。”王鸿绪则说:“谛审其骨格,遒劲中含姿态;楷书数行与《度人经》一律。”





图片


图片


图片

(传)柳公权《兰亭诗卷》




《兰亭诗卷》,绢本,纵26.5厘米,横365.3厘米。现藏故宫博物院。为兰亭八柱第四。自明代中后期开始就在江南地区私人鉴藏家手中递藏流传,据现有材料可知,明清时期收藏过该手卷的重要藏家分别有:上海名贤鉴藏家顾从德、吴中缙绅学者文坛领袖王世贞、明末清初泰兴望族季氏父子、余姚侍臣高士奇、华亭显宦王鸿绪等,最终该手卷进入清内府成为宫廷收藏,为《石渠宝笈》初编、续编两次著录。





图片

(传)柳公权《兰亭诗卷》题签




此卷为何人所作,历来都有争议。以徐邦达为代表的众多学者认为该行书手卷并非柳公权之作,甚至不是临仿柳公权书迹的传摹本,仅是一件信笔直书的唐人书迹。


卷末宋时黄伯思隶书跋,称为柳公权所书。考黄伯思所著《东观余论》(卷下),此卷原定为“唐人书”,后改定为“唐谏议大夫柳公权书”。


明代鉴赏家王世贞、莫是龙、文嘉、张凤翼及清代王鸿绪等,均肯定黄伯思之说。


卷中有南宋绍兴内府,元代乔篑成、柯九思,明代顾洪德、王世贞、董其昌,清代高士奇、王鸿绪和乾隆、嘉庆内府等鉴藏印记。


《清河书画舫》、《式古堂书画汇考》等书都有著录。《兰亭诗卷》曾刊于董其昌的《戏鸿堂帖》,乾隆年间又被刻入“兰亭八柱”中。





图片


图片

(传)柳公权《兰亭诗卷》局部




从书法艺术风格及绢本质地等方面考证,本卷笔法僵硬粗糙,且多枯锋,但较自然率易。卷后之宋代黄伯思尾题(伪)中云“传柳书”,细观之,个别字的用笔明显不是出自柳书,如:孙统四言诗中的“希”字、庾友四言诗中的“则”字、王涣之四言诗中的“足”字等末笔写的非常丑怪,字的结体亦多不沉稳,较浮躁,与柳氏所书王献之《送梨帖》后之题跋墨迹对比不但笔法不类,连结体也无丝毫相同之处。从诗文看,颇有不通处,如:把孙绰四言诗“怀彼伐木”误书为“怀彼代水”,把谢安四言诗“伊昔夫子”误书为“伊昔先子”“伐木”是《诗经》中语,“夫子”是指孔丘,说明书写者是一位文墨不够精通之人。



图片


图片

(传)柳公权《兰亭诗卷》局部




此卷也并非晚至宋代的抄本。从所录37首诗中可看出,个别用字不避宋讳,如谢安诗中“契慈玄执,寄教林丘”“玄”字、王肃之诗中“嘉会欣时游,豁朗畅心神”“朗”字等都没有避北宋始祖皇帝赵玄朗之讳。从书法的主体风格看,推测应写于唐代,与杜牧墨迹《张好好诗卷》大略相近,并且是信笔直书,不是临仿得来。作为唐抄古本,此卷与敦煌遗书中《文选·陆机短歌行等残卷》(伯2554)、《玉台新咏卷第二残卷》(伯2503)有同样的文学价值,不独书法耳。




图片


图片

(传)柳公权《兰亭诗卷》卷后题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