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7600189005
邮箱:shuhua@lapsang.cn
QQ:47017838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正山堂书画院
“龙震虎威之势,方笔之极轨也”——北魏《始平公造像记》
发布时间:2022-12-15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1     浏览:173



《始平公造像记》是唯一一件魏碑阳刻书法作品,被后世称为洛阳龙门造像记第一品,其书法水平之高、镌刻方法之独特,在书法史上实属罕见。“龙门造像题记数百种,拔其尤者,必以始平公为最。”启功先生有诗赞云:“题宁龙门宁势雄,就中尤数始平公。学书别有观碑法,透过刀锋看笔锋。”




图片

《始平公造像记》整拓




《始平公碑造像记》造讫于魏孝文帝(元宏)太和二十二年(公元498年)九月十四日。清乾隆年间被黄易发现,遂受到书坛重视。其文字作为书法艺术在“龙门二十品”中被列为第一珍品。
碑文方笔斩截,笔画折处重顿方勒,结体扁方紧密,点画厚重饱满,锋芒毕露。这种阳刚的彰显一反南朝“靡弱”的书风,也开创出北碑方笔的典型。被推为魏碑方笔刚健风格的代表。康有为更是赞誉“方笔之极轨也”
《始平公造像记》本是附属于佛龛的题记,全称《比丘慧成为亡父洛州刺史始平公造像记》。造像实高75厘米,宽39厘米。刻于河南洛阳龙门古阳洞北壁。题记由孟达撰文,朱义章书。值得一提的是在龙门造像题记中,一般都不刻书手姓名,只有《始平公造像记》和《孙秋生题记》刻有书手之名,故诚为可贵。




图片

《始平公造像记》碑额




另外,此碑与其它诸碑不同之处是全碑用阳刻法,且逐字界格,共十行,行二十字。题额楷书“始平公像一区”六字并阳文凸起,亦有方界格,不仅为北魏石刻中所罕见;也为历代石刻所仅见,可谓在造像记中独树一帜。碑刻共二百字,其中缺二十五字。

(“□”表示缺字)全文如下:
始平公像一区。
夫灵踪□启,则攀宗靡寻;容像不陈,则崇之必□。是以真□□於上龄,遗形敷于下叶,暨于大代,兹功阙作。比丘慧成,□□影濯玄流,邀逢昌运,率竭诚心,为国造石窟□□,□系答皇恩,有资来业。父使持节、光□大夫、洛州刺史始平公奄焉薨放,仰□颜,以摧躬□,匪乌在□,遂□亡父造石像一区,愿亡父神飞三□,□周十地,□玄照则万□□□,震慧响则大千斯□。元世师□,父母眷属,凤翥道场,鸾腾兜率,若悟洛人间,三槐独秀,九棘云敷,五□群□,咸同斯愿。
太和廿二年九月十四日□。朱义章书,孟达文。




图片


图片

《始平公造像记》拓片局部




《始平公造像记》文字结体中宫紧敛,长枪大戟,粗犷彪悍,淳朴稚拙,密而不紧,疏而不散,是有意与无意的结合,是源于人而又超越了人的审美意蕴,彰显了质朴史料古拙的魏晋书风传统。
《始平公造像记》用笔斩钉截铁,棱角分明,笔方意圆,雄强厚密,静中有动,动中有静,清代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称:“雄重莫如朱义章。”它具有“龙震虎威之势”,在静穆中求得飞动的韵律,是阳刚之美的典范,是北碑方笔之典型,具有坚韧的金石气质和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广艺舟双楫》中赞誉魏碑有“十美”,《始平公造像记》书法一一具备,是魏碑书法走向成熟的一件代表作品,而它的美与其镌刻法密切相关。




图片
图片

《始平公造像记》拓片局部




北魏石刻书法的镌刻法有阴刻、阳刻之分,阴刻法有单刀、双刀之别。刻法、刀法不同,艺术效果迥异。

阴刻法(凹字)即凿刻掉文字笔画线条,是北朝造像记书法中最常见的镌刻方式。
双刀刻法是在笔画两边分别各刻一刀,所刻文字效果显得厚实、饱满、光洁、雍容华贵,犹如毛笔直接书写之效果,在龙门造像中除了《始平公造像记》之外,均采用这种刻法。
单刀刻法字口一般比较纤细,线条灵动自然、边缘线毛涩多变,朴拙而有山野之趣,笔法率意天成、瘦硬刚健,在“穷乡儿女造像”中较为常见,深受当今书法家的青睐,如《法行造像记》、《比丘尼僧静等人造像记》、《杨元凯造像记》等。
还有个别石刻书法为单刀和双刀结合使用,其效果近乎两者之间,如《宋景妃造像记》、《姚伯多造像记》、《王永安造像记》等。




图片


图片

《始平公造像记》拓片局部




阳刻法(凸字)即刻去文字之外的部分,所刻文字线条显得分外饱满茂密,笔画厚重,字迹完美,立体感强。

这种刻法在具体凿刻时,一般先以“线刻”的方式完成文字笔画轮廓的勾勒,笔画之间只需轻轻一刀即可,然后剜掉多余部分,有的甚至连石底也不曾挖凿,笔画与笔画之间的空隙多细如发丝。
这种凿刻法省时省力,同时还具有一定的装饰性和艺术性,《始平公造像记》就是这一刻法的代表作,成为北朝石刻书法史上文字笔画最为粗壮、厚重的作品,为历代铭石书法所罕见。




图片


图片

《始平公造像记》拓片局部




《始平公造像记》是书法学习和取法的重要范本,在师法石刻书法作品时无需准确无误地刻意描摹某些非本质的元素,要透过刀痕看笔痕,寻找精神实质。
正如朱履贞《书学捷要》中说:“学书要识古人用笔,不川徒求形似,若循墙依壁,只寻辙迹,则疵病百出。”
刘熙载说:“书当造乎自然。”注重自然书写、重创意、重神采的,自然而然地表现其精神内涵。惟其自然,方能给人以美感,惟其质朴,方能给人以再创造空间,回归自然是书法家追求艺术精神的理想境界。
对一些凿刻有错误的、荒率的“穷乡儿女造像”我们要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关注本质,不要刻意,若仅师其形,则不免东施效攀,有矫揉造作之弊。


图片


图片


图片

《始平公造像记》拓片局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