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7600189005
邮箱:shuhua@lapsang.cn
QQ:47017838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正山堂书画院
“风樯阵马,沉着痛快”——米芾《吴江舟中诗》
发布时间:2023-2-16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1     浏览:244



图片


图片


图片

米芾《吴江舟中诗》全卷



米芾(1051-1107),初名米黻,后改为芾,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等。其书法技法娴熟,极富变化,自谓“八面出锋”,总体而言以行书成就最高,代表作有《蜀素帖》《苕溪诗帖》以及各类尺牍信札等,而大字行书如《研山铭》《吴江舟中诗》等。米氏行书潇洒奔放而又严于法度,苏东坡亦盛赞曰:“真、草、隶、篆,如风樯阵马,沉着痛快。”


米芾地大字行书墨迹不多,又尤以《吴江舟中诗卷》最为著名。该卷是米芾在吴江舟中为朱邦彦所书,内容为一首五言古诗,凡四十四行。此作行中杂草,燥润相兼,既有其中年书风的痛快淋漓,又有晚年老道的清古从容,任笔疏行,欹侧随意,极富艺术价值。




图片


图片

《吴江舟中诗》局部



释文:

昨风起西北,万艘皆乘便。

今风转而东,我舟十五縴(同纤)。

力乏更雇夫,百金尚嫌贱。

舡工怒鬭(同斗)语,夫坐视而怨。

添槹(同槔)亦复车,黄胶生口咽。

河泥若祐夫,粘底更不转。

添金工不怒,意满怨亦散。

一曳如风车,叫噉如临战。

傍观鸎窦湖,渺渺无涯岸。

一滴不可汲,况彼西江远。

万事须乘时,汝来一何晩。

朱邦彦自秀寄纸,吴江舟中作,米元章。




图片


图片

《吴江舟中诗》局部



此诗大致记载了米芾于吴江逆风行舟一事。是日风向逆转,船夫奋力划桨,搏击江浪,力乏生怨,雇主(或为米芾)添金加价之后,船夫们兴致高涨,乘风破浪,飞速前行。


米芾也在这种状态下颇为愉悦,满含豪气,凭江远眺,感怀抒情,书就此篇,颇有生活趣味。诗歌创作讲求“起承转合”,书画亦然。


书法创作的过程开始大多是平和的书写,随着状态深入,开始出现节奏的变化,抑或有一些精彩的地方,再到结尾又渐趋于平静。此行书诗卷亦是如此。




图片


图片

《吴江舟中诗》局部



最初的“昨风起西北,万艘皆乘便。今风转而东,我舟十五縴”一句为此诗之起,介绍事情发生的背景,虽有枯润之笔相参,但字的大小、动态等变化不甚大,整个节奏气息给人的感觉仍是比较平和的,类似于乐曲的引子。


尤其“艘”字的最后捺画,颇有几分从容优雅之感。至“力乏更雇夫,百金尚嫌贱。舡工怒鬭(同斗)语,夫坐视而怨”一句,承接上两句,为后续故事作铺垫。体现在书法上也是如此,从“力乏更雇夫”开始出现快节奏简省书写。


写到“怒鬭”二字,“怒”下方三点,“鬭”外框两竖笔,令人感觉果敢刚强,似乎真有几分抒发自身心中不快之情。写到“添槹(同槔)亦复车,黄胶生口咽。河泥若祐夫,粘底更不转”,此为诗意的第一转,从情节上说,船工们仍在奋力划桨,奈何还是“粘底更不转”




图片


图片

《吴江舟中诗》局部



“车”字的爽快用笔,极具米芾“刷字”的意味,也很体现诗意第一个小高潮。而书至“添金工不怒,意满怨亦散。一曳如风车,叫噉如临战”,这是整首诗情节的第二转,是吴江行舟这一事件的高潮。


书卷中枯笔写就的“如临”二字,及占据一列的大“战”字,皆是“诗意”与“书意”的高潮顶点,我们从书写节奏或是视觉审美上也可感受到作者此刻激动跌宕的心情。


“诗意”与“书意”的高潮最后,写到“傍观鸎窦湖,渺渺无涯岸。一滴不可汲, 况彼西江远。万事须乘时,汝来一何晩”已经临近尾声,是诗意的收合。




图片

王铎题跋



作者乘风而行,远眺湖江,水天一色,心境亦为之宽阔,渐渐归于平静,适时地发出一句“万事须乘时,汝来一何晩”的感叹。书写过程中,虽有“江远”和“万事”二字之连笔,但整体的情感审美基调已经在上段高潮激动的节奏下舒缓下来。


综上可知,《吴江舟中诗卷》中“诗意”与“书意”的融合是十分自然的,令人有一种浑然天成之感。这种有机融合,亦如苏轼《寒食诗帖》一般,无疑添加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图片

孙鑛题跋





--END--